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人在旅途

天堂挚爱永在/人间珍情长存

 
 
 

日志

 
 
关于我

人在旅途,留恋人间的真情,向往天堂的挚爱。我来因为爱,我去因为爱。因为爱我走进了你的生活,因为爱你走进了我的心里。人间相伴,天堂相守,你是我爱的唯一。

网易考拉推荐

村上春树:在世界各地的路上  

2016-06-10 19:56:02|  分类: 生命在于运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杰瑞网易博客《村上春树:在世界各地的路上》

村上春树:在世界各地的路上 - 杰瑞网易博客 - 杰瑞网易博客

  

收在这本书里的原稿,正如各章起首处记载的,写于二○○五年夏天至二○○六年秋天之间。不是那种一气呵成的文章,而是在做其他工作的间隙,抽空一点一滴地写下的。每次我都问自己:“啊啊,我到底在思考些什么?”尽管不是太长的书,从动笔到完成也花了相当长的时间,写完后又仔仔细细着手修改。

我出过几本旅行记和随笔集,但如这般围绕一个主题,从正面书写自己,几乎从未有过,所以更需要细心地斟词酌句。我不愿意就自己谈得太多,但该谈的地方如果不诚实地谈,特地写这本书的意义就不复存在了。个中微妙的平衡与兼顾,不搁置一段时间后重读几次,便很难体味到。

我认为这本书是类似“回想录”的东西。虽不是传记那般夸张的玩意儿,但归纳到随笔的名号下似乎也颇勉强。重复前言中写过的话:我是想以“跑步”为媒介,对自己作为一个小说家,同时又是一个“比比皆是的人”,是如何度过这约莫四分之一世纪的,动手进行一番整理。小说家应当在何种程度上固执于小说,又应当将心声公开到何种程度,恐怕因人而异,难以一概而论。我希望通过这本书的写作,寻觅到一个对我而言类似基准的东西。是否成功,我不太有自信。不过写完的时候,我如释重负,心里涌出一缕细细的感触。对于写这样的书而言,现在恰逢人生的最佳时机吧。

匆忙写完这本书,我参加了几场比赛。原本预定二○○七年初在日本跑一次全程马拉松,可是到了比赛前,我非常稀罕地感冒了,结果没有跑成。如果跑成了,那将是我第二十六次出赛。结果从二○○六年秋至二○○七年春,我一次全程马拉松也没跑,赛季便告终结。虽然很有些遗憾,但是在下一个赛季再作努力吧。

不过,五月里我参加了火奴鲁鲁铁人三项赛。这是规模堪比奥运会的大型赛事,但是这一次我愉快而舒畅地顺利跑完了全程,成绩也有所提高。我在火奴鲁鲁住了大约一年,心想机会难得,于是报名参加了当地举办的类似“铁人三项学堂”的活动,每周三次,大致三个月,和火奴鲁鲁的市民一起勤奋练习铁人三项。这项活动的确起到了很大的作用,我还在班级里交到了朋友(“铁友”)。

就这样,寒冷的季节便跑马拉松,夏季里便参加铁人三项赛,这逐渐形成了我的生活循环。由于没有了淡季,任何时候似乎都忙得不可开交,不过我丝毫没有要抱怨人生乐趣增加的意思。

对于振奋精神鼓足勇气去挑战正式的铁人三项大赛,说老实话,我并非没有兴趣,不过心存畏惧,担心真那么干,肯定会被平日的练习占去更多的时间—毫无疑问,势必会对本职工作产生妨碍。没有朝超级马拉松方向发展也是基于相同的理由。坚持体育运动,“调整和增强体力,以写好小说”才是第一目的,假如因为比赛和练习削减了写东西的时间,那便是本末倒置,要感到为难了。于是乎,在现阶段,我还是把自己抑制在较为稳健的范围之内。

就这般,在长达四分之一个世纪里,日日都坚持跑步,各色各样的思绪从心底涌起。

记忆犹新的是一九八四年和作家约翰·欧文一道在中央公园跑步。我那时在翻译他的长篇小说《放熊归山》,到纽约去的时候要求采访他。可是他说:“实在太忙,抽不出时间,不过早晨我在中央公园慢跑,如果来跟我一起跑,可以边跑边谈。”于是我们大清早一同在公园里跑步,谈了很多话。当然无法录音,也无法记录,不过两个人在清新的空气中并肩跑步的愉快记忆却仍旧留在我的脑海里。

也是二十世纪八十年代的事。在东京每天早晨慢跑时,常常与一位美丽的年轻女子交臂而过。一连几年如此,自然而然就熟识了,相遇时便互相微笑致意,然而因为腼腆,始终不曾交谈过,连对方的名字也一无所知。不过每天早上和她相遇,却是当时我小小的喜悦之一。连这么一点小小的喜悦都没有,要每天坚持跑下来可不容易。

和巴塞罗那奥运会的银牌得主有森裕子一起在科罗拉多州博尔德的高地一起跑步,也是长留心中的经历之一。当然是运动量不大的慢跑,但我是从日本直接来到海拔将近三千米的高地,冷不丁就跑步,所以肺发出了悲鸣,脑子昏昏沉沉,嗓子干燥欲裂,怎么也跟不上。有森只是冷冷地看了狼狈的我一眼,说了一句:“村上先生,你怎么啦?”职业选手的世界是非常严酷的,其实她是个很亲切的人。但过了三天,我的身体也渐渐适应了稀薄的空气,能享受在洛基山地爽快地跑步了。

就这样,通过跑步结识形形色色的人,也是我的喜悦之一。此外,还有很多人帮助过我,鼓励过我。本来在这里理应像奥斯卡奖颁奖仪式那样,向众多的人表示谢意,可是如果逐一列举姓名,对大多数读者来说恐怕毫不相干,所以仅限于以下诸位。

我敬爱的作家雷蒙德·卡佛的短篇集的标题What We Talk About When We Talk About Love,被我用来当作了本书标题的原型。谨向他慷慨地给予许可的夫人苔丝·加拉赫表示谢忱,并向为了本书的完成耐心等待了十多年的编辑冈绿女士表示深深的感谢。

最后,我愿意将这本书献给迄今为止,在世界各地的路上与我交臂而过的所有跑者。如果没有你们,我一定不会如此坚持跑步。

村上春树:在世界各地的路上 - 杰瑞网易博客 - 杰瑞网易博客

转载本博客内容,无需道谢,无需标明出处。分享是快乐的,奉献是幸福的。

   

 



 

 

 

人在旅途推荐阅读:
  评论这张
 
阅读(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